距离
2019年戛纳电影节开幕还有
官方 | 更新 : 13.02.18 . 12:52

对Emir Kusturica的访谈

Emir Kusturica © AFP

Emir Kusturica © AFP

Cette année, le réalisateur serbe Emir Kusturica préside le Jury Un Certain Regard. Son premier long métrage "Te souviens-tu de Dolly Bell ?" (1981), reçoit le Lion d’or de la première oeuvre à Venise. En 1985, "Papa est en voyage d’affaires" est couronné de la Palme d’or à Cannes. En 1989, c’est le Prix de la mise en scène qui récompense "Le Temps des Gitans". Puis l’Ours d’argent pour "Arizona Dream" à Berlin, en 1993. "Underground", présenté à Cannes en 1995, lui vaudra sa deuxième Palme d’or... ENTRETIEN.

您和您的评审团从一种注目获奖影片名单审议中出来。你们有打架吗?

没有!过程很愉快。当我在大评审团时,我碰到了来自文学或大众领域的人。但这次,评审团只来自电影界,这样事情就简单许多。我们真正地集中在电影的问题上。就像一种注目单元不断更新,我们以前有作者电影和一些比较商业化的影片,我们很容易地就选择了那些我们认为是两者最好的结合的作品。

 

2005年,您曾是长片评审团主席,今年担任一种注目单元主席,您对竞赛影片的见解有否不同?

这实际上很有意思,因为今日的一种注目单元向竞赛单元靠拢。这已不再是我们可以限制于一个角度的项目了。有些影片很适合在午夜放映场放映,而有些则可去竞赛单元参赛。至少它们中的3部影片能入选今年的竞赛单元。


您也在2003年担任了电影基金会的主席,Kustendörf(Emir Kusturica创立的村庄)也将创建一家电影学校。您对传递有何见解?

我们正在度过电影史上的一段不可思议的时期。科技大革命。但这并不妨碍那些有好想法和好故事的人,这才是应该追寻的。这是一个巴洛克时代,因为它给予我们很多可能性:技术、风格、随便是什么。问题仍是:你的世界观是什么?我喜欢电影界的是一切都兼顾影片艺术和商业两方面,它让位于个人。好莱坞就不是这样。它使用技术迎合市场并赚钱。当我想到电影,一直是带着探索、辨认和揭秘的激情。


您对学习电影的学生有什么建议呢?

忠实于你的生活观和您的存在性问题,忠实于你在历史进程中关于个人身份的思考,忠实于你的情感、你的执着、你的看法、你是世界中心的一切想法。别被技术的潮流所带走。

 

您提到关于电影节,您说它很重要,因为它是捍卫文化多样性的舞台之一。在今日的多样性中,塞尔维亚电影的位置和身份是什么?

我认为它并没有一个很强大的象征。它的电影追随、模仿西方电影,只学皮毛而不是精髓。还有,他们不挖掘新人。这是我试着在我的Kustendörf电影节上推动的。找到个人身份很重要,向我们讲述一个故事其后在向大家讲述也很重要。我一直和大自然作比较。由于土壤和大气环境,世界最好的覆盆子在塞尔维亚。当我们拍一部电影要想到这个。在塞尔维亚,他们不这么做。


您刚发表了《Où suis-je dans cette histoire ?》(这个故事中我在哪儿?)。一个关于您在萨拉热窝的童年的自传式的故事。为什么是一部书而不是电影呢?

因为我想证明我不是那些写不出书的笨蛋导演之一!

 

您是电影家、音乐家、作家、建筑师……您追求什么?

我不知道。我很好奇。我将我的内在通过这些学科成功地表达出来。生活中最重要的是精神状态的稳定。我们应该守衡、强大并能够做不同的事。就像科学家所说,您

 

今日,什么使您获得灵感?

我这几天最大的快乐是看电影和被电影带给人们的美所折服。这可能是唯一的能让身体和灵魂远离现实的学科。我想到了比如说Aki Kaurismaki的电影,对我来说是一部绝对的杰作,是很久以来我所观看的最好影片之一。观看一部好电影时幸福、情感的宣泄是能照亮生命。靠近艺术,呈现于艺术,欣赏它,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由V.V.E整理访谈

撰写 Vinca Van Eecke

分享文章

当日

官方 上映日期 22.05.11

对Emir Kusturica的访谈

Cette année, le réalisateur serbe Emir Kusturica préside le Jury Un Certain Regard. Son premier long métrage "Te souviens-tu de Dolly Bell ?" (1981), reçoit le Lion d’or de la première oeuvre à Venise. En 1985, "Papa est en voyage d’affaires" est couronné de la Palme d’or à Cannes. En 1989, c’est le Prix de la mise en scène qui récompense "Le Temps des Gitans". Puis l’Ours d’argent pour "Arizona Dream" à Berlin, en 1993. "Underground", présenté à Cannes en 1995, lui vaudra sa deuxième Palme d’or... ENTRETIEN.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官方22.05.11

对Emir Kusturica的访谈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