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2019年戛纳电影节开幕还有
官方 | 更新 : 13.02.18 . 14:45

采访 – 河濑直美 : "我是用人类的眼光去解读我的故事的"

河濑直美© AFP

河濑直美© AFP

毕业于1989年的河濑直美很快就开始拍摄纪录片,她非常喜爱这类影片,并且直到今天她的导演手法还受到纪录片的影响。尽管拍片投资金额不多,她的影片却迅速在国际上名声鹊起。1997年,她凭《萌动的朱雀》 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的导演。10年后,又凭《殡之森》获得评审团大奖。她向笔者讲述了自己与电影的渊源。   

关于电影,您最深刻的印象是在何时?         
十八岁考入电影学院时。我是在那里第一次有机会观看法国及美国的新浪潮影片。我在那时发现了商业影片和作者影片之间的区别,也发现了一位导演有自由表达所思所想的方法。        

您在学生时代不常进电影院?   
我当时住在一个小村庄里,那里没有电影院。我当时每天和养父母在一起。人们可以在影片里感受到的一切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形成的。      

您提到了新浪潮。您从中学到了什么?         
高达(Godard)的拍片方式对我的风格和展现现实的方式确实起到了影响。虽然我只提到了高达,但其实Tarkovsky、Erice等导演也都对我影响重大,让我建立了非常个性化,非常自由的拍片方式。他们作品中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他们的个人经历。

您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我的创作欲望总是来自对我影响重大,让我希望用画面方式表达出来的事件。我把个人经历拍成故事。例如,《殡之森》中讲述了我养母的阿茲海默症。对我而言,家庭及人际关系非常重要。它代表了过去与未来之间的关系。我希望能把这种竖向关系与自然结合起来。 

您曾经拍过多部纪录片。您认为这种影片形式代表了什么?      
除了导演之外,我首先是一个人类,一个人。我是用人类的眼光去解读我的故事的。纪录片更接近现实,而故事则是由演员创作的。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感到自己更适合纪录片。后者可以揭露一些困难的局面,将其变成积极的一面。只有在导演过纪录片之后我才能想象出一部故事片来。
 
即使在故事片中,您也经常使用非专业演员,为什么?
与从未学过拍戏的非专业演员合作,能让我的影片显得更真实。他们可以让我的叙事方式更为生动,更为现实,更加真实。  

您对日本目前的电影有何看法?          
我有幸观看了竞赛单元的所有影片,它们各有千秋。我想这正是日本电影所欠缺的。日本电影需要更进一步多样化。    很多剧本以漫画或为电视撰写的剧本为基础。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是否如此,但我认为电影需要更别致的剧本。在日本,个性化的影片不多。也许这正是日本文化特殊的地方。        

在日本,女导演工作困难吗?   
有困难,但我尽力解决。
 
Benoit Pavan报道

 

分享文章
官方 上映日期 26.05.13

采访 – 河濑直美 : "我是用人类的眼光去解读我的故事的"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官方26.05.13

采访 – 河濑直美 : "我是用人类的眼光去解读我的故事的"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