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 | 更新 : 13.02.18 . 17:06

相会 – 简•坎皮恩:“表面强壮的人经常很脆弱”

简·坎皮恩 © 法新社 / AP

简·坎皮恩 © 法新社 / AP

她参与戛纳电影节已30年,并于1993年凭钢琴课(The Piano) 获得金棕榈奖,九部电影亦入围官方评选。与评审团主席简•坎皮恩的访谈内容。

 

您在执行项目上以工作勤奋著称。哪个项目最昂贵费时?

我想完成每部电影都像是取得一个文凭,因为每个项目都要花三年的时间完成。我在每个项目都全力以赴,尽管某些项目比其它须要做更多的功课。我年轻时,和一位想成为摄影师的朋友同居。我看到他对工作全心投入,不断观察其他专业摄影师的作品,教会我以前不理解的事:若要让着手进行的项目成功,就必须不断朝这个方向努力,并必须时刻投注心思。我看到有些年轻的导演并不了解这点。他们只会说:“我在拍第一部长片”。不是的,有这么多的工作要准备。若您不准备,抱歉,我只能说您完蛋了!

  

简•坎皮恩 © 法新社 / LV

 

 

当您去年担任电影基金会评审团主席时,您说过不一定需要电影文凭才能拍好电影。人们真能不上电影学校就学会拍电影?

我认为文凭完全没有必要。文凭纯粹是您完成的首部短片。有时,我觉得学校的要求破坏了局势:必须交出特定形式的电影,才能得到国家补助,而这就不叫电影。事实上,必须要拍电影并拍好电影,就是这样。我建议大家把文凭丢掉,因为没有人靠文凭得到工作。

 

您是否在电影中自然选择强壮的女性角色?您是否真如此选择?为什么?

我不认为我的所有角色都真的很强壮。例如我认为Janet Frame很脆弱,且没有自信。我对强壮的人物不是很感兴趣,我对自己也是这么说。表面强壮的人经常很脆弱。我对内在的事物很感兴趣。我在生命中,脆弱的时候学习得最多。当您不自在,肯定就是处于适当的地点。

 

您的电影经常会展现新西兰之美。您的祖国是否真为灵感来源?

我在新西兰长大,喜欢灌木丛,并在其中散步,感到十分自由。我喜欢原始的层面。当我13岁时,我的父母有一个农场,离海很近,我还有一匹马可以骑。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浪漫,但事实上马的脾气很差!浪漫电影与事实有天壤之别。我一直想骑马去海滩,但牠一直想回家!我一直很珍爱看到的景色。我对此非常敏感,甚至超级敏感。我想这真会让人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然也可能很丑陋。真就是美,美就是真,就像一种拼图。

 

Top of the Lake获得巨大成功。您的下个项目为何?电视连续剧或是电影?

下个项目是跟Top of the Lake有关的新系列,是澳洲项目。我想保密。

 

跟电影比起来,您拍越来越多的连续剧。连续剧是否有什么电影没有的优势?

首先,拍连续剧不须要这么多的宣传工作。

其次,您可自由发展角色剧情,并让他们有重点时刻。

第三,拍连续剧不会让我那么紧张。

但当我拍连续剧时,会希望花少一点时间写剧本!我或许希望再拍一部长片。说实话,宣传电影所须花的力气真的让我却步。我情愿挣少一点也不想做那么多宣传。我认为,若观众真喜欢,一部电影就会成功,不管有没有宣传!若一部电影不佳,宣传也没有用!


您经常说您是戛纳的孩子。您已参加30年,并是唯一获得金棕榈奖的女性。您在戛纳的感觉如何?

挺不真实的。我开玩笑说:“天哪,我是主席”!很难相信我因为工作够勤奋而成为主席,但事实上的确如此!我在戛纳很自在,大家就像家人。我假设这是我最后一次以评审身份参与戛纳电影节。我已完成戛纳的阶段!若没有参与戛纳,我的职业生涯会完全不一样。我记得来戛纳之前,电影业者谈到:“钢琴课:非常有趣,但这是部小电影!” 我记得当时想:或许是……或许不是…… !

  

Charlotte Pavard采访报道

 

分享文章
官方 上映日期 24.05.14

相会 – 简•坎皮恩:“表面强壮的人经常很脆弱”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官方24.05.14

相会 – 简•坎皮恩:“表面强壮的人经常很脆弱”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12 : 06 : 34 : 57
5月8日至19日,追踪第71届

戛纳电影节盛况,敬请登陆电影节官方网站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