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审团 | 更新 : 06.05.19 . 15:28

同长片评审Donald Sutherland面对面

长片评审Donald Sutherland

长片评审Donald Sutherland © Alberto Pizzoli / AFP

他出生在两次大战之间,他经历了多个时代,见证了电影艺术的巨大变迁。拍摄过近150部影片,Donald Sutherland在他的电影生涯中曾同多位影坛巨星合作,从Fellini到Aldrich,从Altman到Herzog,从Chabrol到Bertolucci。这位加拿大演员今年已经80岁了,但他的魅力依然不减,从他回忆事情的方式中表露无遗,让我们同他一起回顾过去。

您第一次来到戛纳是在什么时候?

第一次来是1968年,因为Michael Sarne执导的影片Joanna。在影片最后,年轻的女主角靠在车尾的小栏杆上,说了这么一句:“我还会回来的!”那时整个放映厅的人大叫道:“永远都别回来了!”这就是我在戛纳电影节的初次经历。后来,我主要是因为Bernardo Bertolucci的1900还有John Schlesinger的The Day of the Locust回来过戛纳。

 

哪一类型的片子会触动您?

当然是好片子!一部完美讲述故事的电影,能够照亮我的生命。一部挖掘我内心和灵魂的电影,之后它会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影响我、吞噬我。

 

您经常去电影院吗?

我还在多伦多大学读书时常去。那时,我下午经常有空,就常去街角的一个电影院。有一天,他们播映了一部我不认识的意大利导演的片子,之后我才知道影片名是La Strada,导演名叫Federico Fellini。他的妻子Giulietta Masina出演了这部影片中的一个角色。影片音乐出自Nino Rotta的手笔。我去看了这部片子,直接爱上了它。散场后,我爱上了电影。

 

La Strada算是您的第一次电影震撼?

不是。我的第一次电影震撼是在1946年,我同我母亲一起观看David Lean执导的Great Expectations的时候。在片中的一个场景中,Finlay Currie扮演的Abel Magwitch从树后跳出来。我那时就从我母亲的膝上跳了起来,然后一直坐到影片结束。这就是我第一次纯粹意义上的电影震撼。好多年以后,在1957年,我看了另一部影片,当时我不知道导演叫什么。那位导演名叫Stanley Kubrick,片子名叫Paths of Glory。那一天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对所有人发脾气。光是想到这次电影经历就让我想哭。Gillo Pontecorvo的片子也曾经给我最大程度的感动。The Battle of Algiers(1966年)以及Marlon Brando出演的Burnt也给我的影迷生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您对自己的第一次试镜拥有什么样的回忆?

那是在伦敦为了我的一个角色试镜。我很喜欢自己报名的那个角色,事先做了很多功课。我那时觉得自己试镜表现不错,就等着我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到了那一天,电话终于响了,打电话来的是这部影片的导演和制片人。在电话那头,编剧说我的试镜改变了他们的一生。在我试镜结束后,他们决定改变这部片子的拍摄方法,但这也意味着不能留下我。我那时无语了。他们想要的是一个普通人,但他们认为我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我热爱电影。一部挖掘我内心和灵魂的电影,之后它会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影响我、吞噬我。”

您的首次拍摄经历呢?

那是在1964年出演Warren Kiefer的Z级恐怖片Il castello dei morti vivi。我后来给我的儿子起了这位导演的名字。我在这部片子的拍摄过程中认识了我的第二任妻子。她认为我是个好演员。有一天,她去问曾为墨索里尼服务过的一名占星家我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他在研究了我的幸运数字以后,给我回了电话跟我说:“您将成为一名电影明星。”我在意大利有着难以置信的经历。

 

在您的电影生涯里,哪个时刻让您感觉最幸福?

在我刚入行的时候。我始终希望能成为演员。有天我去看我那个做生意的父亲,跟他说我想成为演员,他只是简单回答我一个“好”字。换了别人一定会说我疯了。他起初希望我能够在大学里拿个工程师文凭,以防万一。在大学里,我说我想要成为演员。有一天,有人跟我说起一个试镜,但一开始我并不想去。不过有个家伙赌上一美元说我一定能拿下那个角色。所以我去试镜了,但那是为了赢钱并不是为了那个角色。当我走到舞台上时,他们都在笑;当我下台时,他们鼓起掌来。全场为我起立鼓掌,我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了。

 

您目睹了电影的成长,您现在觉得电影怎么样 ?

老了!以前的电影是这么成熟这么棒,如今却因为经费问题而经受考验,因为现在的心态就是赚钱。过去没有Facebook,没有Twitter,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干扰。Robert Altman的片子M.A.S.H上映时,那时还没有广告,只播映了一次,光是靠口耳相传就大获成功。它首次公映是在纽约上东城的一家电影院里。那时是早上9点钟,电影院前的长龙就已经在那片街区绕了两圈了。那是另一个时代,另一回事儿。

撰写 Benoit Pavan

分享文章
评审团 上映日期 22.05.16

同长片评审Donald Sutherland面对面

他出生在两次大战之间,他经历了多个时代,见证了电影艺术的巨大变迁。拍摄过近150部影片,Donald Sutherland在他的电影生涯中曾同多位影坛巨星合作,从Fellini到Aldrich,从Altman到Herzog,从Chabrol到Bertolucci。这位加拿大演员今年已经80岁了,但他的魅力依然不减,从他回忆事情的方式中表露无遗,让我们同他一起回顾过去。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评审团22.05.16

同长片评审Donald Sutherland面对面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12 : 06 : 34 : 57
5月14日至25日,追踪第72届

戛纳电影节盛况,敬请登陆电影节官方网站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