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审团 | 更新 : 13.02.18 . 18:27

长片评审团成员盖布瑞·雅得(Gabriel Yared)专访

盖布瑞·雅得,长片评审团成员

盖布瑞·雅得,长片评审团成员 © Valery Hache / AFP

正因作曲家盖布瑞·雅得(Gabriel Yared)的鼎力相助,让-雅克·阿诺(Jean-Jacques Annaud)执导的《L'Amant》(情人)得以于1993年荣获凯撒奖最佳配乐奖,安东尼·明格拉(Anthony Minghella)也在67岁那年凭借影片《The English Patient》(英国病人)摘得奥斯卡最佳配乐奖。每位与他合作的导演都被他谱写的优美旋律所折服。欢迎探索盖布瑞·雅得专访,了解这位作曲家的创作历程。

您曾于1980年第一次与让-吕克·戈达尔合作,为他的影片《Sauve qui peut (la vie)》(各自逃生)配乐。您是如何与他相遇的?

1979年,Jacques Dutronc因为非常欣赏我与Françoise Hardy的合作,把我推荐给了让-吕克·戈达尔。我终于见到了让-吕克,在此之前,我只知道这是一位很有名的导演,他邀请我为Ponchielli的歌剧《乔康达》的第二幕编写开幕曲。当时,我已经为Hallyday、Vartan、Bécaudet等歌手编了很多曲,这对我来说并不新鲜,因此我婉拒了这个提议。几天后,我收到了他的回应。他最终邀请我谱写一支原创音乐,但要在旋律中加入一点Ponchellie的歌剧的痕迹。

 

你们采用了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我先要求戈达尔为我提供一些影像,但他却说这并不必要,因为他会向我亲自讲述影片的情节。他在录制的过程中来到了工作室,然后把影像和音乐剪辑在一起。我在看到电影时,发现他对影片和音乐的所有细节可谓稔熟于心,他有时甚至会用突如其来的方式来剪辑,这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我发现他拥有一双善于聆听的耳朵。这是我第一次“涉电”。不久之后,让-雅克·贝奈克斯(Jean-Jacques Beineix)也找到了我,因为他听说我能在看到影像前作曲。我在观看《37°2 le Matin》(巴黎野玫瑰,1986)的成片之前便谱写了该片的所有配乐。

 

在此之后,您的创作方式发生了哪些改变?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如果等待所有影像拍摄完毕再谱曲,已经为时太晚!人们总说音乐是电影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剧组在经历几个月的工作后,影片基本已经成型,这个时候再谈作曲已经太晚,就像一场婚礼,如果你最后才到场,如何才能体会到这场婚礼是否美好?如今,我会在影片拍摄之前、之间和之后作曲。我通常会与导演展开多次讨论,以了解影片的氛围、主题,我也会与演员碰面。剪辑结束后,我们还需为每个场景进行个性化润色。

 

在您看来,每部电影都像一场新的冒险?

我觉得每部电影都能带来全新体验。为了透彻了解一部影片,我们需要花时间潜心体验,这非常重要。如今,在剪辑阶段,我们经常使用一种“临时”音乐,因为剧组还没有找到作曲家。我喜欢在影片开拍之初便跟随剧组,这样便可以跟进包括拍摄在内的每个阶段。

 

能举个具体的例子吗?

在拍摄《La Lune dans le caniveau》(明月照沟渠,1983年)时,贝奈克斯在开拍之前向DepardieuKinski展示了我的音乐。音乐可以让人联想到一幅幅影像,但影像却很难催生出音乐。这便是音乐的神奇魔力,我希望保留这种魔力,因为作曲家并不只是起到衬托、点缀的作用,他还能美化、升华一些东西。

“我会反复观看一幅场景,然后停下来,看看它会在我心中激起怎样的回响”

您谱写的哪支乐曲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布鲁诺·努坦(Bruno Nuytten)执导的《Camille Claudel》(罗丹的情人,1988年)。当时,我有三个月的时间来为影片谱曲。我在观看影片后,推荐谱写三到四支长篇弦乐组曲。影片中的场景在我头脑中历历在目。说到这儿,我觉得依靠影像的记忆来创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随后,我会反复观看一幅场景,然后停下来,看看它会在我心中激起怎样的回响。完成之后,我再进行修改和调整,并根据每个场景精心雕琢。我需要再次重申,这并不是一种机械性的方法,这是我以作曲家的身份保护电影,并将其为我所用的进程。每部电影都是一次重新创作的机遇。

 

您对当下的新技术有何看法?

在为Christian de Chalonge执导的《Malevil》(1981年)作曲时,我是第一个使用采样器的作曲家。我亲自准备了每个音乐样本,录制了水滴的声音,并通过吹气来模拟风声……尽管如此,我在构思音乐的整个过程中还是比较学院派的,作曲家仅凭耳朵是远远不够的。耳朵并不是一个好裁判,因为它只能以听到的声音作为评判基础。在纸上谱出曲子,看着旋律一点点成型,并最终被人聆听,这个过程最为重要。电影需要作曲家,但作曲家也需要电影来表达自我。

 

您的灵感来自何处?

一切都能成为我的灵感。理念并不能通过影像来诠释。未知感也可以给我以启迪,因为我可以朝我希望的方向前进,因为我也有犯错的可能。这便是创作的基础。

Rencontre24.05.2017 . 14:48

盖布瑞·雅得,长片评审团成员

撰写 Benoit Pavan

分享文章

当日

评审团 上映日期 28.05.17

长片评审团成员盖布瑞·雅得(Gabriel Yared)专访

正因作曲家盖布瑞·雅得(Gabriel Yared)的鼎力相助,让-雅克·阿诺(Jean-Jacques Annaud)执导的《L'Amant》(情人)得以于1993年荣获凯撒奖最佳配乐奖,安东尼·明格拉(Anthony Minghella)也在67岁那年凭借影片《The English Patient》(英国病人)摘得奥斯卡最佳配乐奖。每位与他合作的导演都被他谱写的优美旋律所折服。欢迎探索盖布瑞·雅得专访,了解这位作曲家的创作历程。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评审团28.05.17

长片评审团成员盖布瑞·雅得(Gabriel Yared)专访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12 : 06 : 34 : 57
5月14日至25日,追踪第72届

戛纳电影节盛况,敬请登陆电影节官方网站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