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2019年戛纳电影节开幕还有
评审团 | 更新 : 20.12.18 . 13:18

专访长片评审团成员——Robert Guédiguian (罗贝尔・盖迪吉昂)

Robert Guédiguian

Robert Guédiguian © Alberto Pizzoli/AFP

当时是1980年的五月,戛纳影节亲眼目睹了一位26岁的马赛年轻人——Robert Guédiguian (罗贝尔・盖迪吉昂)的处女作Dernier été(片中讲述了他的家乡、船舶制造工地、茴香酒和码头工人。影片大获成功。至此,他就一直未曾停止为那些默默无闻的人群提供话语权,也一次次的感动 Croisette大道。从1997年的Marius et Jeannette (马利尤斯和雅耐特)到2011年的 Neiges du Kilimandjaro (法外真情) ,其中也不乏2002年拍摄的 Marie-Jo et ses deux amours( 玛丽乔的两个情人 )。 专访这位“最具马赛特色的亚美尼亚人”

从巴黎过来的这趟旅程感觉如何?

我坐飞机过来。本来是想坐火车,结果没有位置。我更喜欢坐TGV(法国高速火车),这样我可以继续工作……

 

最近铁路方面事件总是占据头条新闻。铁路工人大罢工,您是否对此事件有所关心……

我完全支持。我和朋友们也一起发起了倡议,为特别支持铁路罢工工人,我们已筹集到了一百万元善款。

 

罢工者、工人、“小人物”,多是您剧中的主角。您是怎么会想到来表现这类人群的?

在我众多的影片中,我试着为他们赋予影片主人公的角色,让这些普通人成为小说、又或是各类悲喜剧故事的主人公。

每次,我都希望能将话语权交给那些从来不曾有机会表达的人群。我父亲就在铁路上工作,我母亲打扫卫生。我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表述的。

他们没有能够说话的工具,但他们将其赋予了我。他们为我支付学费。所有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这一切,所以我感觉自己身负重任。

 

这常常都发生在马赛,您的家乡。是不是在自家门坎更信手拈来?

电影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地方与全世界,个体与整体两者之间的关系。全球性的事物必须扎根于现实。我在此看到有来自波兰、俄罗斯、埃及以及全世界各国的参赛影片,这些影片对我来说都有某种意义。他们在形式上都很具有地方特性,但内容上又十分全球化。我深信剧情都应该有所依。我所有的剧情故事都发生在马赛,但我们也可以将它们带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进行拍摄,而不用更改一字一句。

 

这是不是也涉及到电影作品中一个忠实度的问题?

是的,我们要知道自己在讲述什么,故事内容也要合理。拍电影也是在偷窃。我拍影片,我也在偷取一些东西。

我总是觉得应该要有拍摄的合法性,并需要有道德上的许可。从这一点来看,在马赛这所城市,我可以相安无事。因为我在自己家里,马赛是属于我的。

当然还有亚美尼亚。您最终是否通过您所献身的电影来了解这个您父亲的祖籍国呢?

还是有一点的。亚美尼亚收养、又再次收养了我。因为我母亲的缘故,我有着德国血统,父亲给我了亚美尼亚人的血液,但我首先是个国际人。缘于电影,才让我对亚美尼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1年,我第一次带着《Dernier été》,来到持续15天之久的戛纳电影节时,当时的媒体可谓太棒了。我有一位叔叔 Théodore当时给我打电话,哭着告诉我:“我看到你在戛纳,我在《地方报》上读到一片文章。我很高兴,特别高兴的是你没有更改你的姓氏。” 有些人会这么做,但是我却从来没想过改姓。他对我说:“每次当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亚美尼亚人姓氏的时候,我都能感到我们的存在,从未消亡。”

 

Robert Guédiguian

Robert Guédiguian © François Silvestre De Sacy /FDC

 

第一次的情景是怎样的呢?

非常有感触。之前在看第一部影片展映的时候我就感觉看到了一个非常年轻、令人感动的身影……当时我就想到了自己。我也是很惊讶能够在26岁的时候就来到这里。并且首次尝试的影片后来在几个国家都得到热卖。

 

随后,您又来了七次。对您来说电影节意味着什么?

戛纳的所有竞赛单元,对我来说都十分重要。这是一个巨大的跳板。在“影节”一词中,本身就有”节日“。这是文学性的戛纳影节,它代表一个强有力的文化体。影像无需翻译。

 

您说的是哪部电影?

所有,即便现在我们倾向于对其进行分类。我拍电影就是能让我父母有机会表达,但这并不表示我只喜爱那些和我出发点一致的编剧。这次我和朋友 Denis Villeneuve一起过来。我们是老朋友。我很喜欢《Blade Runner 2049》( 银翼杀手2049 )。我也很喜欢爱情片、音乐剧、美国影片,尽管个人认为美国片还是有些帝国主义味道,另外还喜欢日记、电影诗歌,等等……

 

是什么才能让您对入围影片有所青睐?

有一篇很搞笑的美国文章让我们啼笑皆非,文中说到:“ Ava DuVernay (艾娃·德约列)为Spike Lee (史派克·李)投票已坐实,正是这位女权评审团成员将为 Eva Husso(伊娃·于颂 )进行投票等等……我希望所有这一切都将完全被颠覆。我们赋予影片大奖是出于我们对它的热爱。自然会想到用奖赏的形式予以回馈。

 

50年过去了,戛纳当时也没能幸免68年五月的事件。您那时在做什么?

我当时只有14岁。第一天在中学的罢课,我也是第一个站出来参与他们其中的人。就是凭直觉,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就好像直觉变成了一种觉悟。我是完全置身其中,第二年的入学季,我们就投身于中学的工会涌动。甚至还组建了一个共产年轻团……此后我就没停止过,尽管我1980年就不再从政。

 

拍电影也是在做政治吗?

我想是的。我拍电影是从内容上来体现,也借此参与政治生活。这也是我的主要政治动机。

Rencontre12.05.2018 . 11:28

长片评审Robert GUEDIGUIAN

撰写 Tarik Khaldi

分享文章

焦点

当日

评审团 上映日期 13.05.18

专访长片评审团成员——Robert Guédiguian (罗贝尔・盖迪吉昂)

当时是1980年的五月,戛纳影节亲眼目睹了一位26岁的马赛年轻人——Robert Guédiguian (罗贝尔・盖迪吉昂)的处女作Dernier été(片中讲述了他的家乡、船舶制造工地、茴香酒和码头工人。影片大获成功。至此,他就一直未曾停止为那些默默无闻的人群提供话语权,也一次次的感动 Croisette大道。从1997年的Marius et Jeannette (马利尤斯和雅耐特)到2011年的 Neiges du Kilimandjaro (法外真情) ,其中也不乏2002年拍摄的 Marie-Jo et ses deux amours( 玛丽乔的两个情人 )。 专访这位“最具马赛特色的亚美尼亚人”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评审团13.05.18

专访长片评审团成员——Robert Guédiguian (罗贝尔・盖迪吉昂)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