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选择()

.

    添加至我的选择
    评审团 15.05.19 . 13:30 更新 :26.05.19 . 00:34

    长片评审团主席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访谈

    Alejandro Gonzalez Iñárritu

    Alejandro Gonzalez Iñárritu © Mathilde Petit / FDC

    今年,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将在佩德罗·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之后接任长片评审团主席,他也由此成为首位担任该职的拉丁美洲导演。他执导的《Babel》(通天塔)曾荣获2006年最佳导演奖,《Biutiful》(美错)则入选2010年竞赛单元。此外,凭借《Birdman》(鸟人)和《The Revenant》(荒野猎人),他曾连续两年获得奥斯卡嘉奖。他还于2017年拍摄了虚拟现实影片《Carne y Arena》(血肉与黄沙)。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将由这位矗立于艺术巅峰的电影大师揭晓。

    当您的好友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和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听说您将担任今年的评审团主席之后,他们有什么想法? 

    我们觉得他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甚至还可能有点嫉妒!
     

    您怎么看待这个角色?

    我第一次前来戛纳电影节,应该是在20年前,我执导的《Amores Perros》(爱情是狗娘)入选了当年的影评人周。当时,我压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成为戛纳电影节官方评选单元的评审团主席。这是一个荣誉。我通过自己的处女作在这里开启了导演生涯,这是我生涯中的一个关键时刻,也使我与电影节缔结了一种非常深厚的关系。作为一名电影人,能够欣赏各位电影名家的作品,以此来光耀电影的力量,我深感荣幸。我也能借此良机,与其他我很欣赏的导演们一同展开热烈讨论。

    这意味着您会带着激情履行这项任务?

    我不可能不带着激情。我曾经参加过竞赛单元,我知道一部电影通过评选意味着什么,我也知道这对导演来说意义非凡。这个阶段的每部电影,都是导演生命的一部分。这是他们辛苦工作、凝聚心血的结晶之作。我知道坐在荧幕的另一头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特权,使我能够与评审团其他成员一同欣赏、分析、探索这些作品。这种经历势必会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体验:你将面对一部部直击心灵的作品。

    通过六部长片,您展示出了探索不同影片类别和拍摄技术,并以此来不断创新的偏好……是什么促使您走上这条道路? 

    我觉得这是个人升华的一部分。我已不再是20年前的我,我把这种变化当成内部演变的一种形式,并希望将其投射到外部。在我看来,电影的创作土壤非常富饶,可提供无限丰富的创意表达。我喜欢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展示事物,虽然看上去好像特意而为之,但其实我并不是有意这么做。

    出于这些原因,您也会改变拍摄场地吗?

    是的。在构思好故事和人物之后,我便会开始寻找合适的场所。这就像播种一样:你需要找到最肥沃的土壤,让作物能够茁壮成长。


    此外,还有人物。《Babel》(巴别塔)和《Biutiful》(美错)揭示了移民的问题,您还通过《Carne y Arena》(血肉与黄沙)的虚拟现实装置来带领“观众”亲身体验这个历史已久的社会问题。这种类型的装置真的能给观众带来更深的触动吗?

    是的,真的可以。我觉得我之前拍摄的任何一部影片都未能激起这样一种身历其境的体验。我坚信:观看并不代表注视,更不代表体验一部作品。《Carne y Arena》(血肉与黄沙)带给人们的体验同时涉及肉体、精神与感官。这就像走入一个人的头脑,而这是任何一部影片都无法给予的。这是一种超乎美学和品味的浸入式体验,深刻、感人、超越认知。

    戛纳经典单元将于今年展映《Los Olvidados》(被遗忘的人们),这是布努埃尔执导的一部经典作品,展示了墨西哥在黄金时代下的极端贫困。这部作品在当下是否具有参照性?当祖国饱受贫穷的煎熬且由此引发暴力时,作为一名关注当下的艺术家,到底该怎么做?

    我认为,作为一名艺术家,你唯一的职责和承诺,便是忠于自我。我觉得我们正身处一个面临巨大转折的时代,就像泰坦尼克号一样,巨轮正在倾覆。与此同时,船上的音乐家们却在演奏小提琴,好让沉船事故显得更加美好和诗意,与此相反,我们所生存的现实世界却在真正的沉沦。我们一边亲自灭绝人类种族,却一边不断否认正在蚕食我们的现实。这是一个宏观的主题,比政治或贫穷更庞大。我个人坚信电影拥有解放人性的力量,我也深信影像与理念的力量,这些承载着故事的影像能够撼动我们的心灵,触动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电影节或与此类似的团体活动能够在某个特定时刻引发巨浪,在感官层面影响尽可能多的受众。我还没有天真到相信自己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但我深信这才是我们唯一需要肩负的责任。

    您曾凭借《Carne y Arena》(血肉与黄沙)获得奥斯卡特别成就奖。在领奖时,您曾说“竞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与自己的竞争”。您对您需要评选的竞赛单元的影片有何看法?

    我希望竞赛中没有失败者。我并不希望评判和区分,我希望评审团成员能够带着对电影的爱来分享各自的体验,分享一些出于某种原因给我们带来触动和变化的感受。作为评审团主席,我希望能够整合我们每个人的观影视野,并欢庆这一切。

     

     

     


     

    Rencontre15.05.2019 . 17:04

    长片评审团主席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撰写 Charlotte Pavard
    评审团 15.05.19

    长片评审团主席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访谈

    今年,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将在佩德罗·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之后接任长片评审团主席,他也由此成为首位担任该职的拉丁美洲导演。他执导的《Babel》(通天塔)曾荣获2006年最佳导演奖,《Biutiful》(美错)则入选2010年竞赛单元。此外,凭借《Birdman》(鸟人)和《The Revenant》(荒野猎人),他曾连续两年获得奥斯卡嘉奖。他还于2017年拍摄了虚拟现实影片《Carne y Arena》(血肉与黄沙)。第72届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大奖将由这位矗立于艺术巅峰的电影大师揭晓。

    以逗号分隔邮件地址 * *必填项目

    根据1978年1月6日修订的有关信息、文件和自由权利的法律规定,网站使用者有权反对(第38条)、访问(第39条)、修正和删除(第40条)与其本人有关的信息。为了履行上述权利,网站使用者需要致信Direction juridique OGF, 31 rue de Cambrai 75946 PARIS cedex 19,或发送邮件至informatiqueetlibertes.dj@ogf.fr,并附上身份证复印件。
    OGF已将以上文件在国家信息与安全委员会(CNIL)登记备案,编号为1607719。

    评审团15.05.19

    长片评审团主席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访谈

    以逗号分隔邮件地址 * *必填项目

    根据1978年1月6日修订的有关信息、文件和自由权利的法律规定,网站使用者有权反对(第38条)、访问(第39条)、修正和删除(第40条)与其本人有关的信息。为了履行上述权利,网站使用者需要致信Direction juridique OGF, 31 rue de Cambrai 75946 PARIS cedex 19,或发送邮件至informatiqueetlibertes.dj@ogf.fr,并附上身份证复印件。
    OGF已将以上文件在国家信息与安全委员会(CNIL)登记备案,编号为1607719。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