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电影节的回忆 更新 : 08.12.17 . 10:53

1946年,项目重启

1946 Festival de Cannes Poster

1946 Festival de Cannes Poster © Leblanc

戛纳电影节的诞生之路可谓充满荆棘,是理想主义与顽强精神的再现。尽管1939年的首届戛纳电影节未能如期举办,菲利普·埃尔朗杰以及戛纳酒店工会成员并未就此放弃。他们深信这场全球性电影盛会不仅能够起到抵抗法西斯主义和平缓战争伤痛的作用,还是在全世界推广戛纳城市形象和迷人风景的完美契机。正因如此,他们保留了电影节的组织机构,并重新计划组织日程,首先为1939年圣诞节,随后为来年2月,最后推迟到了1940年复活节期间。

机不逢时,诸事不利

鉴于当时紧张的外交局势,理事会决定先征求意大利政府的同意与支持。出人意料的是,墨索里尼居然承认了戛纳电影节的地位,但前提是不能与威尼斯电影节同时举办。这对组委会来说虽然是个好消息,但他们还需面临诸多其他问题:全国经济受到了很大影响,旅游产业一片萧条,在战争背景下的法国,公共交通优先供军队使用。糖、油、米等食品逐渐短缺,各类生活必需品的供应也变得越来越紧张1到了五月份,法国被德军入侵,戛纳虽然为自由区,但墨索里尼在1940年6月10日正式向法国与英国宣战,使得电影节的举办化为泡影。

随后便是百事萧条的战争年代:资源与材料的短缺以及安全性问题使得戛纳电影节的举办无限期推迟。很多电影届专业人士都投身于战事,放映厅因缺乏人手而被迫关闭,或供军队放映电影使用。1940年7月,德国宣传部电影发展负责人迪特里克博士全面掌控法国电影的制作与出品,德国宣传部部长戈培尔还创建了由德国出资,且由Alfred Greven掌管的Continental法国法律公司。当时,法国电影需面临审核、原材料分配等限制,还禁止与犹太教的电影专业人士合作,禁止播放1937年之前的影片,其发展受到了极大限制2。菲利普·埃尔朗杰身为犹太人,且因参与创办能够威胁威尼斯电影节的活动而受到权力机关的追查,他因此被迫隐藏身份,在好友亨利·让德尔经营的戛纳大酒店里避难,并随后逃往加斯科涅,直到法国解放。


“第二个首届戛纳电影节”

1945年,法国全境解放,菲利普·埃尔朗杰再次成为法国艺术活动协会的负责人,并开始着手举办“第二个首届戛纳电影节”。与此同时,让·潘乐维(Jean Painlevé)担任电影部负责人,米歇尔·弗雷-科尔麦雷(Michel Fourré-Cormeray)于1945年5月继任该职。这个最初于1939年组成的团队还加入了苏珊娜·博莱尔(Suzanne Borel),她于1945年12月与外交部部长乔治·毕多勒(Georges Bidault)结婚,后者为项目的实施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这个委员会需要应对在1945年至1946年间出现的诸多全新问题。欧洲刚刚从战争中走出,满目疮痍,人们并不把电影节的举办视为优先事项。组委会寄出上百张邀请函,但回应却姗姗来迟。预计于1945年举办的电影节不得不推迟到1946年3月,随后又最终确定为1946年9月。在此期间,尽管限制重重,但组委会成员却竭尽全力确保一切就绪。作为电影节举办地的戛纳大赌场依然保留着战争的伤痕,酒店里也住满美军。尽管国家出资援助,但重建戛纳的资金依然匮乏,轰炸的痕迹随处可见。

 

齐心协力,重建家园

1946年6月23日,时任戛纳市市长的皮科博士向全城市民发出号召,使“我们的花园、广场和让·希贝尔大道的滨海沙滩重现往昔面貌”3。众多志愿者均参与了家园重建。政府发起公开募捐,建筑工会、面包店、不动产商、出租车司机及其他众多市民慷慨解囊,共同筹集到一百多万法郎。

市政府与赌场管理部门缔结多项协议,共同对赌场大厅展开翻新,使这里成为举办典礼与放映电影的主厅。电影节协调委员会则负责解决其他细节问题,以确保旅游组织顺利开展。

电影节协调委员会写给迎宾委员会负责人艾贝尔蒙伯爵的信件,信中详细介绍了可确保电影节正常运作的必要措施 © FDC

首届戛纳电影节共有19个国家参与,评审团包含多国成员,乔治·惠思曼担任主席。电影节即将在1946年9月20日迎来第二次新生。
 

组委会设计了多款推广首届戛纳电影节的宣传海报。这些海报就像一幅幅旅行邀请函,展示了地中海的美丽风光以及电影节的国际风范。

官方海报 © Leblanc

1-SCHOR Ralph,《尼斯与阿尔卑斯滨海省 - 1914至1945》, C.R.D.P de Nice出版,第26版,第199页,由 Loredana Latil所著的《国际舞台上的戛纳电影节》引用,Editions Nouveau Monde出版社,第68页
2- LE ROY Eric,《纳粹统治下的法国电影》,发表于L’arche第501期/ 1999年12月
3- BRUN Mario、BRESSON Jean,《走向星辰的二十个阶梯,戛纳电影节的传奇历史》,Editions Alain Lefeuvre出版,1982年,第32页
插图:
电影节协调委员会写给艾贝尔蒙伯爵的信件:FIFA 30 B5
罗贝尔·法福尔·勒·布莱写给S.N.C.F总经理勒迈尔先生的信件:FIFA 35 B5

撰写 Camille Périssé

分享文章

焦点

戛纳电影节的回忆 上映日期 25.04.17

1946年,项目重启

戛纳电影节的诞生之路可谓充满荆棘,是理想主义与顽强精神的再现。尽管1939年的首届戛纳电影节未能如期举办,菲利普·埃尔朗杰以及戛纳酒店工会成员并未就此放弃。他们深信这场全球性电影盛会不仅能够起到抵抗法西斯主义和平缓战争伤痛的作用,还是在全世界推广戛纳城市形象和迷人风景的完美契机。正因如此,他们保留了电影节的组织机构,并重新计划组织日程,首先为1939年圣诞节,随后为来年2月,最后推迟到了1940年复活节期间。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戛纳电影节的回忆25.04.17

1946年,项目重启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

12 : 06 : 34 : 57
相约影展网站

重温70周年庆典!

继续访问本网站,
即代表您接受在遵守隐私保护政策的基础上,安装和使用将用于广告宣传的cook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