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选择 ()

.

见面会

Mads Mikkelsen见面会

Kenneth Willard

Mads Mikkelsen见面会 © Kenneth Willard

在2022年戛纳电影节期间,Buñuel 和 Debussy 厅将举办四场见面会,多位导演和演员将受邀参加这些面向所有电影节参与者的互动,与他们一起分享各自的工作与生涯。
 
受邀参加今年活动的嘉宾为:Agnès Jaoui、Mads Mikkelsen、Javier Bardem和Alice Rohrwacher。

Mads Mikkelsen

5月26日周四14点30分

在25年的职业生涯中,Mads Mikkelsen与戛纳电影节结下了不解之缘,贡献了众多佳片。Mads Mikkelsen出生于丹麦,曾是体操运动员和舞者。他在Nicolas Winding Refn的三部曲《Pusher(末路狂奔)》中崭露头角,在Casino Royale (007:大战皇家赌场)(2006年)中扮演的反派角色Le Chiffre更是深入人心。他还在Susanne Bier的《After the Wedding(婚礼之后)》 (2006年) 、Jan Kounen的Coco Chanel & Igor Stravinsky(香奈儿秘密情史) (2008年) 、Nikolaj Arcel的《Royal Affair(皇家秘事)》中呈现精彩表演。2012年,他凭借Thomas Vinterberg的La Chasse(狩猎)获得2012年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2013年,他出演的Arnaud des Pallières的Michael Kohlhaas(马贩子科尔哈斯)入围竞赛单元。次年,他凭借西部片The Salvation(救世)》重返戛纳电影节午夜场。2016年,Mads Mikkelsen加入由George Miller担任主席的长片评审团,并于2017年出席Joe Penna执导的午夜场入围影片Arctic(北极)。2020年,他出演了由Thomas Vinterberg执导的影片Drunk(酒精计划),入围竞赛单元。2022年,他在家庭片《Fantastic Beasts: The Secrets of Dembledore(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以及《Untitles Indiana Jones Project (夺宝奇兵5)》中亮相。

伴着Scarlet Pleasure所作歌曲、《Druk(酒精计划)》的配乐《What a life》 ,演员Mads Mikkelsenchongt回顾了该片的最后一幕。

这个舞蹈场景本来计划放在片头。我一开始并不赞成保留它,因为我觉得它会让观众出戏。片中的人物刚经历了一场悲剧,就开始跳舞……但最后证明我错了,这个场景非常棒。它让我觉得自己老了,但这个设计很赞。我们之前担心在刚走出新冠疫情阴霾的情况下,这部电影会不讨喜。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观众很喜欢看到人们致敬生活的样子。

 

灵感源泉

童年时期,我最爱的两位演员是Bruce Lee 和 Buster Keaton。他们都是杰出的演员和替身演员,能用精彩的表演引领观众入戏。他们给予了我很多启发,因为他们非常了解自己的身体。如今,我已经不再需要花大功夫去改变自己的身体,因为我懂得如何驾驭它。这也是为什么我能比较轻松地演绎这部剧本和导演俱佳的影片。

 

对新生代导演的建议

所有可以和朋友、家人、以及同龄人一起做的事都值得尝试。它们可以给予你灵感,当你有灵感时,拿起你的相机,全神贯注地记录,一往无前!20世纪80年代时,丹麦电影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同一代人挑起了创作的大梁。全新世代也应当做同样的事,不一定要跟着导演前辈的指引,而是要另辟蹊径。

“我从没看过《Citizen Kane(公民凯恩)》。但这并不妨碍我热爱电影。”

如何看待此前放弃的复杂角色

我并不害怕演绎某些角色。我并不胆怯,但我深谙其中的难度。有时,我会和自己说:“这个角色太棒了,但对来说太难了。” 面对剧本时应当坦诚,有时我们需要勇气说:“不,这个角色应该由别人来演。”

 

对院线大片的一无所知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哥哥在电影院前排了两天的队,只为了买一张最新的《Star Wars(星球大战)》的电影票,我完全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做。我成日地看Bruce Lee的电影,从没看过《Star Wars(星球大战)》。当我被选中出演《Casino Royale(007:大战皇家赌场)》时,发生了同样的事。我周围的所有人都开心疯了,但我对此却没那么激动!我想Daniel Craig让我对《James Bond(007)》系列有了全新的认识。

 

网络平台与线下影院的竞争

我们需要思考:网络平台会消失吗?答案是不会,所以应当找到一个中间地带、折衷之道。电影是一门年轻的艺术,我们希望它始终保持我们熟悉的样子,但这是不可能的,它应当与时俱进。未来,网络平台和线下影院都占有一席之地。

 

在戛纳电影节的经历

戛纳电影节是独一无二的。1997年,我第一次和Nicolas Winding Refn来到戛纳,参加《 Pushe(末日狂奔)》的放映式。我们来时穿着大衣,因为我们听说戛纳有高山!戛纳电影节是一段奇妙的冒险旅程,它像是电影界的世外桃源。即便是在喧闹的晚会和聚会上,人们最后也总能聊到电影。

5 月 26 日星期四下午14h30,于影节宫五楼的Buñuel厅。在线上售票处预订门票。

见面会 27.05.2022 . 11:39

邂逅……Mads MIKKELSEN

见面会 12.05.22

Mads Mikkelsen见面会

在2022年戛纳电影节期间,Buñuel 和 Debussy 厅将举办四场见面会,多位导演和演员将受邀参加这些面向所有电影节参与者的互动,与他们一起分享各自的工作与生涯。
 
受邀参加今年活动的嘉宾为:Agnès Jaoui、Mads Mikkelsen、Javier Bardem和Alice Rohrwacher。

以逗号分隔邮件地址 * *必填项目

根据1978年1月6日修订的有关信息、文件和自由权利的法律规定,网站使用者有权反对(第38条)、访问(第39条)、修正和删除(第40条)与其本人有关的信息。为了履行上述权利,网站使用者需要致信Direction juridique OGF, 31 rue de Cambrai 75946 PARIS cedex 19,或发送邮件至informatiqueetlibertes.dj@ogf.fr,并附上身份证复印件。
OGF已将以上文件在国家信息与安全委员会(CNIL)登记备案,编号为1607719。

见面会12.05.22

Mads Mikkelsen见面会

以逗号分隔邮件地址 * *必填项目

根据1978年1月6日修订的有关信息、文件和自由权利的法律规定,网站使用者有权反对(第38条)、访问(第39条)、修正和删除(第40条)与其本人有关的信息。为了履行上述权利,网站使用者需要致信Direction juridique OGF, 31 rue de Cambrai 75946 PARIS cedex 19,或发送邮件至informatiqueetlibertes.dj@ogf.fr,并附上身份证复印件。
OGF已将以上文件在国家信息与安全委员会(CNIL)登记备案,编号为160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