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届 | 更新 : 19.06.20 . 12:33

2020年官方评选影片

Thierry Frémaux讲述2020年官方评选影片

Thierry Frémaux讲述2020年官方评选影片 © Valery Hache / AFP

 
发布人:
Thierry Frémaux

 

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今年戛纳电影节无法再正常情况下按原计划日期(2020年5月12日至23日)举行。3月19日,我们决定将电影节延期至7月初。我们于4月15日之前,与电影节主席Pierre Lescure一起做出了该决定。然而在4月13日,法国当局宣布今年夏季不得举办任何大型文化活动。由于9月通常是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的举办时间,所以我们不考虑延期到9月。至于把戛纳电影节延期到10月或11月,在所有秋季电影节之后举办,也不具可能性。

尽管如此,我们从未考虑过取消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众所周知,戛纳电影节历史上仅在1939年停办过一次,此外,仅有1968年那一届未能完整结束。2020年,如果“戛纳国际电影节”(老戛纳人所称的 “FIF”)不能以往常的形式举办,那就必须考虑换一种形式,而不是让它就此消失。

 

正因为电影人依然在坚持工作,我们才没有放弃,才没有把所有影片搁置到2021年,才选择继续选片工作。事实证明,我们的做法是正确的:随着选片工作不断进行,我们一共收到了2000余部长片,确切地说是2067部。

 

今年的官方评选影片名单现已出炉,而且出类拔萃。这份片单令我们明白,尽管电影已经从影院中消失了三个月——这是自1895年12月28日卢米埃兄弟发明电影以来的第一次,这门艺术依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它依然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在这个动态影像不断演化的时代,包括观影载体和影片本身在内,电影之所以与众不同,要归功于那些孜孜不倦地创作,为其注入生机并给予荣耀的那些人。“即将上映”——这句话从未如此激动人心。很快我们就会明白,电影不仅没有消亡,甚至依旧生龙活虎。

 

选片放映从去年冬天一直持续到2020年春天,我们先是在巴黎的电影节放映室集体观影,随后改为单独观影,由评选委员会成员通过网络接收影片并居家观影。此后,评选委员会通过书面和口头的交流,挑选出值得我们关注的影片。我们度过了一段忙碌而勤恳的隔离时期。

 

在我们于202063日星期三揭晓的这些影片中,有一部分符合评论界的预测,这包括一些知名导演在今年完成制作的影片。还有一些备受评选委员会期待、关注和喜爱的影片不在今年的片单内,因为其作者和制片方决定将上映时间推迟到今年冬季或2021年春季,并将报名参加明年的各大电影节,包括戛纳电影节在内。因此,它们缺席今年的片单就不令人意外,我们期待在2021年看到这些影片。

 

另一方面,我们会看到,2020年官方评选片单中包含着许多崭新发现。包括戛纳电影节在内的所有电影节的愿景,就是将有才华的新人推向世界电影版图。在这特殊的一年,我们也看到院线影片成功地在电视上占据了一席之地。这对我们是一种肯定,我们希望继续保留电影的神话,并展望其未来。

 

我们认为,推出官方评选片单的决定能够为电影业提供帮助,尤其是为即将上映的影片吸引关注。电影院将在停业数月后重新开放,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戛纳电影节希望能够陪伴这些影片,为其在法国和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支持。我们也意图强调电影院的重要性,因为正是电影院体现着第七艺术的价值所在。世界上许多其他电影节都与我们秉持着相同的立场。

 

今年的海滨大道上不再举行活动,在此形势之下,官方评选片单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尽管呈现的形式与以往不同,但是我们保持着相同的信念和效率,这离不开诸位的鼎力相助。

 

戛纳电影节在戛纳及巴黎的团队,与入选影片的作者和专业人士,包括全世界各地的发行商和电影节主席一起,将始终坚持1964年创始以来的初心——将电影推向世界中心,并且见证电影的强烈存在感和生命力。

 

通常,戛纳电影节的官方评选片单由60余部影片组成(2019年为59部,2018年为56部)。2020年6月3日揭晓的官方评选片单中共有56部影片。

 

这些影片是从2067部长片中挑选而出的,这一数字在2019年、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1845部、1916部和1885部,而2010年的参选影片仅有1665部。这是送选戛纳电影节的影片数量首次超过2000部。可以说,疫情危机和后期制作延缓并未对送选影片造成影响。

 

我们可以从处女作增多的情况中,找到送选影片数量增加的原因:今年有909部送选影片是处女作,超出往年的数量。其中258部来自女性导演(占28.4%),651部来自男性导演(占71.6%)。

 

最终入围今年官方评选片单的,共有15部是导演处女座(占总数的26.7%),而2019年只有10部(17%)。从未有过如此多首次入围官方评选的电影作者。这充分体现出电影界的创作活力,也彰显出戛纳电影节对电影未来的支持。

 

另一个出现增长的数字是送选电影所属的国家和地区。2020年,送选影片共来自147个国家,相比2019年的138个,增长了6.5%。

 

关于女性导演的表现,戛纳电影节与“Collectif 50/50”做出承诺,提供了女性导演占比的统计数据。

 

其中两项统计数据包括:

 

  • 这一届共有532位女性导演送选影片,占总数的25.7%,与2019年报名的575位女性导演相比,数值略有降低。

 

  • 事实上,今年入围官方评选片单的女性导演数量有大幅增长,共有16位女性导演。2019年的这一数字为14位,2018年为11位,2017年为12位,2016年为9位,2015年为6位。今年的这一数字占到了入围导演总数的28.5%,高于去年(23.7%),特别是高于送选影片的女性导演人数占比。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单论入围的法国电影,女性导演的比例则升至38%。

 

这种变化得益于近年来的发展趋势。这种充分证明女性导演及专业技术人员,为当代电影领域带来的艺术与人文贡献,证明了她们在人数与价值上的重要地位。这不仅是数字上的变化,更是一种令人喜悦的前景:我们将于6月晚些时候公布入围短片竞赛单元及电影基金会学校作品的统计数据,届时人们更会发现,女性导演在年轻一代中的表现更加突出,并有望实现我们所期待的平等。

 

由于今年不会在海滨大道进行任何放映,也不会举办传统的电影节活动,我们决定将入围影片全部归类于一个名单中,而不按往常的单元来区分,如竞赛单元、一种注目单元、观摩单元、午夜放映和特别场。我们希望评论家和公众在观看完所有的影片后,对理想中的2020年戛纳电影节放映片单提出自己的看法。

 

这份由众多新鲜名字组成的片单,很适合提出更感性、更随性,或者以地域和艺术角度去划分的类别,这取决于我们从中看到了什么,无论是影坛名家、年轻影人、难得一见的国家、纪录片还是动画片,还包括以往很少在官方评选片单中出现的喜剧片。型。

 

正如刚才所说,今年的官方评选是基于一个愿景而诞生的,那就是希望戛纳电影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承担它的首要使命——通过展示电影来促进电影业、艺术家和专业人士的发展,成为电影院与公众之间的桥梁。

 

此次官方评选同样是在电影人、制片人和发行方的共同努力下诞生的。面对当前动荡的局势,他们毅然承诺于2021年冬季之前上映影片。因此,2020年官方评选片单体现出我们聚焦年底前能够上映的影片的意愿。对于电影的评选标准,除了我们通常会问的问题:“这是一部适合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吗?”,这次我们还会问:“这是一部可以吸引观众回到影院的电影吗?”

 

这意味着,今年我们的选择范围更加广阔,尤其是法国电影。在2020年的官方评选片单中,除了戛纳电影节的常客(美国、韩国、日本、英国)以及以往很少出现的国家(保加利亚、格鲁吉亚、刚果),法国电影的表现也引人瞩目。每年一般会有10至15部法国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而今年这一数字多达21部,比2017年多5部,比2018年多11部,比2019年多8部。

很多国际电影节旨在向专业人士和记者宣传宣传本国电影,但戛纳电影节并非如此,今年也并非要重开“法国电影视野”这个过去的单元。法国电影并不享有任何特殊的待遇。只是有些知名的法国导演选择等待明年的电影节,同时选送今年戛纳电影节的法国影片又在数量和质量上达到新的高度。

这尤其是一种政治性的存在感,因为我们甚至,百花齐放的形势源自于各个地区的实力。法国电影业作为积极发展的典范,拥有独特的电影愿景和作品,有时也尊重其他国家电影的价值。我还想表达对墨西哥电影人和制片人的支持,墨西哥是为世界电影做出伟大贡献的国家,也是为戛纳电影节提供了众多杰出影片。2019年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以及导演Alfonso Cuarón和Guillermo del Toro,都传达出了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的声音。

 

本届入选的法国电影数量众也得益于一个新的机会——我们希望与未来几个月在影院的上映默契配合。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在这21部由新生代演员领衔主演的法国影片中,有8部是女性导演作品,占总数的38%,还有9部是处女作(42%)。这两个喜人数据都让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

 

今年我们都将无缘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活动,见证唯有电影宫放映才能营造出的效果。无数赞誉、口碑和暴风雨般的关注,乃至所有在戛纳电影节的12天中营造出独特气氛和丰富性的元素。此后,参展影片都将在世界各地的电影院和电影节上收获财富与成功。今年,我与评选委员会的同事们将无法猜测入围影片在放映时会收获怎样的反应,也没办法再感受灯光熄灭、幕布拉开、卡米耶·圣-桑的音乐奏响时的激动心情。有一些影片是我们专门为这一刻挑选的,因为这些影片能够激发强烈情感,能够在放映厅引起反响,通过一次放映就能产生、一次“戛纳效应”,从而获得我们的支持,并在电影市场上引起兴趣,令全世界的发行商为之激动。

 

我们需要以另一种方式来支持这些电影。如今,不仅是电影宫的首映活动被取消,这些影片也无法在世界各地的电影院或电影节放映。这个五月我们所蒙受的损失可见一斑。不少媒体纷纷表达了对戛纳电影节的深厚情感(尤其是那篇刊载于《纽约时报》的出色文章,说出了戛纳电影人和所有希望在五月重温回忆的人们的心声),这激励我们继续努力,并且思考未来。2021年将是十分重要的一年。

全世界许多电影节均表示,愿意欢迎2020年戛纳电影节的入围影片参加展映。戛纳电影节将于今年秋季公布具体的运作方式。传统上,洛迦诺、特柳赖德、多伦多、多维尔、圣塞巴斯蒂安、釜山、安古莱姆(仅限法国电影)、莫雷利亚、纽约、罗马、里约热内卢、东京、孟买或马德普拉塔乃至次年一月举行的圣丹斯电影节都会邀请戛纳电影节官方评选影片参加。今年也不例外,他们将在戛纳电影节及其团队的积极支持下,再次邀请官方评选作品。和去年一样,戛纳电影节还将与ACID(独立电影发行协会)联合推出一到两部影片,与评论周单元并行推进。


洛迦诺电影节主席Lili Hinstin与我们达成一致,愿意成为第一个戛纳官方评选影片的电影节(很遗憾,洛迦诺电影节电影节也不得不停办)。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主席Jose-Luis Rebordinos亦同意2020年戛纳官方评选影片参加竞赛单元。他为此改变了电影节以往的规则。特殊时期,当以特殊方式应对。

 

正如之前宣布的那样,今年的电影市场将于线上举行,由电影市场主席Jérôme Paillard负责组织。电影市场可在线上举行,但我们不希望在线上举办电影节本身(哪怕这在电影版权方面不成问题)。本届电影市场已获得十分积极的反响 ——所有相关信息敬请参阅Marché du Film官方网站

 

我们将在未来几天公布短片竞赛单元和电影基金会单元的评选结果。此外,戛纳经典单元的片单名单也即将揭晓,其中包括今年2月公布的王家卫的代表作《花样年华》,本片将于今年12月在法国上映。

 

我希望通过上述文字与大家分享今年的官方评选过程以及电影节在此一年中的筹备工作,尤其希望向所有令这一切成为可能的人们表示诚挚谢意。首先要感谢官方评选工作的真正掌舵人——电影部负责人Christian Jeune,以及他的助理Zoé Klein、Nadine Famien和Bruno Munoz,以及评选委员会的成员Virginie Apiou、Paul Grandsard、Laurent Jacob、Stéphanie Lamome、Eric Libiot、Lucien Logette、Johanna Nahon、Guillemette Odicino、Caroline Veunac,以及我们的驻外通讯员Didier Allouch、Joël Chapron、Isabelle Glachant、Agnès Poirier、José Maria Riba、Yuka Sakano和Ilda Santiago。我还要感谢François-Michel Allegrini、Oualid Baha、Lorenzo Chammah、Luc Dandrel、Simon Gabriele、Clayd Genestet、François Lardenois、Manuel Moutier、Emmanuel Raspiengeas、Adrien Valgadier、Wang Muyan和Julien Welter的积极参与。

 

我还要感谢François Desrousseaux(秘书长)、Aida Belloulid、Fred Cassoly和Clément Lemoine(媒体服务)、Samuel Faure(合作伙伴服务)、Michel Mirabella(运营负责人)、Geneviève Pons(一种注目单元)、Vinca Van Eecke(戛纳数字服务)、Caroline Vautrot(公关服务)、Isabelle Michaud和Emiline Ange Gbehiri(会计)、Nicolas Van Herrenthals、Olivier Bouilland和Pierrette Clain(IT部门)、Christine Aimé(档案服务)、Patrick Lami(巴黎放映员)、Jean-Pierre et Virginie Vidal、Sylvain Lauredi(戛纳团队)、电影市场全体团队以及我们的总助理Marie-Caroline Billault。

 

我要向Fabrice Allard和Emilie Renault(认证服务)、Laure Cazeneuve(评审团)和Laurence Churlaud(礼仪部)致以特别的谢意,与许多其他工作人员一样,今年他们的工作不得不中断。这也是所有海滨大道工作人员遭遇的情况,包括放映员、接待员、技术员、安保人员等。我还想到所有遇到经济困境的宣传人员、自由记者、短期工作人员、司机、花艺师、厨师、咖啡馆服务员、酒店服务员及所有戛纳及其他地区与我们一起组织电影节并为之做出贡献的人们。

 

在此,我们要和电影节主席Pierre Lescure一起感谢法国国家电影中心、阿尔卑斯蓝色海岸省和阿尔卑斯滨海省总理事的大力支持。我们还获得了戛纳市政府的宝贵的支持,这座城市在疫情危机中遭遇了严重的打击。

最后,我们要感谢所有的私人伙伴。多亏他们的支持,戛纳电影节才继续生存下去,度过困难时期。

 

我们所有人将以更加旺盛的力量与热情,迎接2021年的到来,让戛纳电影节绽放更美好的风采。

 

最后,虽然这个传统令人悲伤,我依然想向那些给予戛纳电影节无尽光彩、支持与关爱的故人们致以敬意:记者Claude Carrez和Peter Van Bueren、我们亲爱的同事José Maria Riba、Jean Douchet、Philippe Nahon、Christophe、Guy Bedos、Tony Marshall(2012年一种注目单元评审团成员)、Jean-Loup Dabadie(1974年评审团成员、Kirk Douglas(1980年评审团主席),以及戛纳电影节的常客——导演兼演员Michel Piccoli,他曾于1980年荣获最佳男演员奖,也是2007年评审团成员之一。2011年,他最后一次在竞赛单元亮相,出演Nanni Morett的影片《Habemus Papam》(教皇诞生),此后又与戛纳电影节前主席Gilles Jacob共同出版了回忆录《我生活在梦中》(J’ai Vécu Dans Mes Rêves)。

 

最后我想说的是,2020年是Federico Fellini诞辰一百周年。在这十二天中,我们都会想起这位影坛传奇的名言,也是导演Quentin Tarantino不断重复的一句话;它流淌在所有影迷的血液中,那就是:

 

电影万岁!

 

让我们在电影院见吧。

 

Thierry Frémaux

 

分享文章
第73届 上映日期 02.06.20

2020年官方评选影片

 
发布人:
Thierry Frémaux

 

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今年戛纳电影节无法再正常情况下按原计划日期(2020年5月12日至23日)举行。3月19日,我们决定将电影节延期至7月初。我们于4月15日之前,与电影节主席Pierre Lescure一起做出了该决定。然而在4月13日,法国当局宣布今年夏季不得举办任何大型文化活动。由于9月通常是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的举办时间,所以我们不考虑延期到9月。至于把戛纳电影节延期到10月或11月,在所有秋季电影节之后举办,也不具可能性。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第73届02.06.20

2020年官方评选影片

用逗号分隔地址 * 必填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