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 | 更新 : 13.02.18 . 09:38

美国电影在戛纳电影节

作者:SCOTT FOUNDAS *

 

 

美国和法国之间就好比是一段真实的爱情故事:启蒙时代,自由女神像,Jerry Lewis••••••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从戛纳电影节创办伊始,大批的美国电影就赴戛纳参展。首届电影节在1946年举办。这一年也成为好莱坞无限风光的一年。44部美国影片参展,其中有八部角逐奖项,其中有Cukor的《煤气灯下》,Hitchcock的《美人计》、Wilder的《失去的周末》(九部分享当时最高殊荣“电影节大奖”的影片之一)以及创造了动画片长期入选参赛名单惯例的迪斯尼的《为我谱上乐章》。或许是巧合,同一年,历史性的布鲁—拜尼斯协定(Blum-Burnes Agreements)又使法国影院将更加向美国影片开放。美利坚万岁!*



 《美人计》,导演Hitchcock

 

如果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扰乱了预期计划,戛纳将会在1939年举办首届电影节,那么, Cecil B. DeMille的《绿野仙踪》《和平联盟》很可能将作为首映影片。尤其是这两部电影是好莱坞在当年的佳作。而DeMille的影片在电影节于2002年补发1939年金棕榈奖(Palme d’or)时名正言顺地获得该奖。但幸而戛纳影展亦早早开办,进而从好莱坞的黄金年代受益。
 

《爱到尽头》,导演 Edward Dmytryk   《花都舞影》,导演 Vincente Minnelli

 


在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那些由著名制片厂和Edward Dmytryk(《交叉火网》《爱到尽头》), Vincente Minnelli(《齐格菲歌舞团》《花都舞影》)和William Wyler (《侦探的故事》《四海一家》)等导演摄制的影片入围竞赛单元。一起参展的还有为数众多的类型电影和黑色电影,如Fred Zinnemann的《海角亡魂》(1948)和Robert Wise的《出卖皮肉的人》(1949)。出于历史原因,这类电影率先受到法国观众的重视。经过三年坎坷的摄制,Orson Welles独立拍摄的《奥赛罗》赢得了1952年的大奖(Grand Prix)。同一年,Marlon Brando 和Lee Grant分别获得最佳男女演员奖(分别在Kazan的《萨巴达传》《侦探的故事》中饰演)。1953年,伟大的John Ford带着他的《阳光普照》亮相戛纳。1955年,大奖改名为金棕榈奖。令人觊觎的该奖项被授予了Delbert Mann的《马蒂》。它成为第一部获得金棕榈奖的美国影片。美国也以14次捧走金棕榈奖成为了获此殊荣最多的国家。
 

 

 《奥赛罗》,导演 Orson Welles

 

 

 


美国电影由于独立导演的出现完成了自己的电影革命,如Morris Engel, John Cassavetes和Irvin Kershner(1961年影片《铁腕天使》入围参赛)以及其他年轻的导演,如John Frankenheimer(原先从事电视)或Sidney Lumet,他们逐渐革新好莱坞电影传统程式化的语言;而法国电影工业在50年代末实现了由新浪潮的“青年土耳其党人”巧妙推动的巨大变革。1962年,Frankenheimer的《情场浪子》和Lumet的《长夜漫漫路迢迢》参加了电影节。Lumet的影片凭借三位男主演(Dean Stockwell, Jason Robards和Ralph Richardson)荣获最佳团队表演奖(Prix d’interprétation collectif),而片中的Katharine Hepburn摘得最佳女演员奖。1965年,Olivia de Havilland担任评审团主席。这是美国人首次担任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金棕榈奖被授予Richard Lester的先锋派风格电影《诀窍,如何得到》。如果说影片主题完全是关于英伦的,那么Lester却是美国人。1967年,只有一部影片入围电影节。那是一部小成本独立影片,起初是导演在UCLA电影学校的毕业作品,片名为《Big Boy》。它的导演就是之后将两度获得金棕榈奖的Francis Coppola。

 

 

 

 《诀窍,如何得到》, 作者 Richard Lester

 

 

再下一年,1968年的社会动荡不期而至,电影节也未能幸免,并由此导致了引起轰动的影展中断。1969年,当秩序相对稳定下来后,Dennis Hopper的《逍遥骑士》标志着新好莱坞电影在越战的灰烬和不再抱幻想的反正统美国文化中诞生。需要指出的是,影片虽入围参赛却并未在导演双周(Quinzaine des Réalisateurs)中放映。这个单元在当时刚建立,并且声称更先锋派(当年入围的有来自很有影响力的电影制作公司BBS、Bob Rafelson的电影《毛发》)。


 《逍遥骑士》,导演 Dennis Hopper

 

 


接下去的电影十年,我们很难见到大胆的、毫不妥协的和高度政治化的作者电影,比如摘得1970年金棕榈奖的Robert Altman的《陆军野战医院》 ——虽然一部分评审团成员更倾向于内容为大学抗议的电影新人Stuart Hagmann的正剧《草莓宣言》(他可能对获评审团大奖(Prix du Jury)已感到满足)。1971年,之前上好莱坞黑名单的Dalton Trumbo推出了《无语问苍天》。同年,电影节迎来关于毒瘾主题杰出的大型影片Jerry Schatzberg的《毒海鸳鸯》(还未出演《教父》的Al Pacino参演),以及Milos Forman的第一部美国片《逃家》,片中拘谨的中产阶级的父母学抽大麻的桥段令人难忘。而Schatzberg的浪漫公路电影《流浪奇男子》赢得了1974年的金棕榈奖。Pacino和Gene Hackman在片中扮演了他们职业生涯中最棒的两个角色。1973年,Martin Scorsese的《穷街陋巷》在导演双周放映引起了轰动,而他的《再见爱丽丝》在1975年首次入围竞赛单元。

 

 

 

 

 

 

 《逃家》,导演 Milos Forman

 


《逍遥骑士》和之后《愤怒的公牛》中的伟大名字统治了1974年的电影节。Coppola在该届电影节上凭借《对话》获得了他的第一个金棕榈奖。这部影片很切合当时对水门事件偏执的心态。而Jack Nicholson在Hal Ashby导演的《最后的细节》(由在70年代杰出的美国编剧Robert Towne编写)中对释放的海军陆战队员感情丰富的表演为他赢得了最佳男演员奖。Hal Barwood和Matthew Robbins这两位年轻的编剧凭借他们首个剧本《横冲直撞大逃亡》获奖。这部影片也标志了Steven Spielberg作为长片导演的开始。还有其它两部美国影片将在这十年中获得金棕榈奖:《出租车司机》(1976年评审团由Tennessee Williams领衔!)和《现代启示录》。当时的好莱坞开始倾向于更保守的风格,更鼓励大场面影片。
 


《出租车司机》导演 Martin Scorsese

 

 

 

 

优秀却被无端地轻视,Michael Ciminode的《天堂之门》(1981年)的惨败 似乎昭示了新好莱坞正式结束。80年代的戛纳还有像Sam Fuller的《红一纵队》(应制片厂要求,1980年放映时为删减版本,之后在2004年放映由导演完美修复的剪辑),Michael Mann的《小偷》(1981年)和Scorsese的《喜剧之王》(1983年).该片很快把主演之一的Jerry Lewis送上影节宫(Palais des Festivals)前的红地毯。在新开辟的“一种注目”( Un Certain Regard)单元,电影界发现了永不知疲倦的美国独立导演Henry Jaglom的作品(《Sitting Ducks》《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谁来爱我》)。

 

 

Jerry Lewis, 戛纳, 1982年

 


 《天堂之门》,导演 Michael Cimino

 

Gilles Jacob开始执掌戛纳电影节的选片权。他被聘代替1976年前任影展主管Maurice Bessy。他发现前任主管并未真正有意在未来的两年大刀阔斧。尽管如此,80年代末,Jacob和Clint Eastwood、Woody Allen和Coen兄弟建立了深厚长久的关系。直至今日,这些导演继续在戛纳预展影片。在80年代的好莱坞并不出色的情况下,这个成功尤其可贵。因为那些曾经由Irving Thalbergs和 Harry Cohn执掌的制片厂被只关心盈利与否的企业财团控制。另一个有惊人高的预算、可简单商业化和能在全球销售的“新”好莱坞诞生了——且无需任何改编。

 

 

《开罗的紫玫瑰》,导演 Woody Allen (1985年)

 

 


《外星人E.T.》 导演 Steven Spielberg

 

 如此情形并非完全有负面影响,因为这给了天才Spielberg机会。他因《外星人E.T》名声大噪(在1982年影展的闭幕式上全球放映)。虽然在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在戛纳展映的美国电影却是另一种更朴实和更个人的风格——尤其是由移民至美国的导演所创作的影片,他们独立于制片厂的体制。或是像由远离祖国的美国导演Paul Schrader拍摄了《三岛由纪夫传》(1985年)那样。德国导演Wim Wenders利用当地拍摄了《德州巴黎》,这段旅程为他赢得了1984年的金棕榈;而意大利人Sergio Leone在非竞赛单元展出了《美国往事》,它是关于美国犹太人黑帮非凡的史诗。法国导演Barbet Schroeder在《酒心情缘》(1987年)中描绘了酗酒的洛杉矶桂冠诗人Charles Bukowski的一生;而1979年因《西伯利亚颂》荣获评审团大奖得主的俄罗斯人Andrei Konchalovsky为了拍摄《羞怯的人》(为Barbara Hershey赢得最佳女演员奖)深入Louisiane探险。这最后两部影片是两位独立的以色列制片人Menahem Golan和Yoram Globus的结晶。他们收购了一个名叫Cannon的倒闭的美国影片发行公司,然后将其改造成多产的小成本探索电影工作室,同时也制作十分著名的作者电影——无论如何,他们坚持直至一些有违伦理的商业行为占了上风。

当时,刚成立的一个美国电影节逐渐引人注意。它是新美国独立电影的视窗。影展最初命名为“犹他州美国电影节”,后来成为圣丹斯电影节。戛纳很快受到启示。在1988年的入围影片中,只有Clint Eastwood的《火鸟重生》由大制片厂制作,而Schrader的《红色八爪女》及由演员Gary Sinise执导的首部影片《孔雀南飞》则来自独立的新领域。第二年,圣丹斯和戛纳明显地进行了激烈的竞争。而Steven Soderbergh的《性、谎言和录像带》同时获得了圣丹斯影展的观众奖和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片中主演James Spader获最佳男演员奖),在与Spike Lee的《为所应为》的角逐中胜出。
 

 

 

 

 

 

 

随后两年,美国独立电影“统治”了戛纳电影节。而David Lynch的《我心狂野》和Coen兄弟的《巴顿芬克》摘得了金棕榈奖。后者更是史无前例地包揽三项大奖:Joel Coen获得最佳导演奖,而John Turturro荣膺最佳男演员。1992年,美国影片在戛纳影展大量展出。六部影片入围竞赛单元(其中有Altman的《幕后玩家》和Lynch的著名的《双峰:与火同行》),四部其它的影片(其中有Abel Ferrara的《坏中尉》)入围一种注目单元,三部其它的影片在非竞赛单元放映(其中有Quentin Tarantino的《落水狗》)。不过在整个90年代,这个优先权逐渐丧失:这些年份展出的每一部美国事件电影(《低俗小说》《艾德•伍德》《洛城机密》)后面,都有一长串不那么受重视、但却是极其优秀的导演们的作品(John Boorman的《远东之旅》、Coen兄弟的《影子大亨》、Altman的《堪萨斯情仇》、James Ivory的《总统的秘密情人》),还有一些好电影由于制片厂缺乏判断力而被暗中搁置(Ferrara的《外星人入侵》、Soderbergh的《山丘之王》、Cimino的《旭日逃亡》)以及Johnny Depp执导的极尽疯狂的《英雄少年历险记》。出于某些考量,它被导演故意地遗忘了。
 

  《低俗小说》,导演 Quentin Tarantino 《洛城机密》,导演 Curtis Hanson

 

 

 《幕后玩家》,导演 Robert Altman

 

 


 
美国和戛纳电影节看起来似乎慢慢远去,而新主管的到来又重新拉近了两者的距离。2007年,在一次对一位作家的访谈中,当时接替Jacob的担任2001年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的Thierry Frémaux谈道:“我刚到戛纳时,Gilles要求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好莱坞和美国电影发展新的关系,首先就是和制片厂。”Frémaux谨记在心,每年都多次造访好莱坞,并重建当时的导演、监制、大制片厂和有影响力的人物和戛纳的紧密联系。

美国之行立刻带来丰厚的成果。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制片公司推荐Baz Luhrmann的《红磨坊》作为2001年电影节开幕式影片。而该年也非常特别,因为David Lynch的《穆赫兰道》和Coen兄弟的《缺席的人》(它们分享了最佳导演奖)在影展首映;《怪物史莱克》标志着电脑动画片在影展正式亮相。再下一年,几十年来第一次有纪录片入围竞赛单元:Michael Moore的《科伦拜恩的保龄》。Alexander Payne(《关于施密特》)和Paul Thomas Anderson(《爱昏头》)首次在电影节出现。这两位是罕见的用制片厂级的预算成功拍摄作者电影的美国导演。在2000年的第一个十年,戛纳继续推介各式美国影片,从广受欢迎的《黑客帝国》《星球大战》的特映(越来越多的单元放映非竞赛影片),到遭到一些人恶评的影片,比如Vincent Gallo的《棕兔》,尽管导演继续为影片辩护。

 


 

 

 

 

《冰雪暴》,导演  Coen兄弟 (1996年)



上述大部分的影片,它们在戛纳的成功慢慢延续至奥斯卡。还有《神秘河》《华氏911》《暴力史》《难以忽视的真相》《老无所依》《换子疑云》《珍爱》《蓝色情人节》等影片延续相同轨迹。与此同时,Alejandro Gonzalez Iñárritu的《通天塔》和Tarantino的《无耻混蛋》这两部运用美国制片技术的影片,继续模糊化在我们日益全球化的社会中国家、语言的界限。毕竟,哪个国家能真正将Lars von Trier的《狗镇》说成使自己的呢,这部欧元投资的影片是用英语拍摄,而布景却是旧好莱坞风格的虚构的美国?或者Woody Allen在欧洲延长的假期中拍摄的影片?无论如何,2010年的十年来到了,而Terrence Malick的身影映入我们的眼帘。
 

 

 

 

 



* ndt : 文章中为法文。

 

 

下载文章(法语,PDF)

 

 

* Scott Foundas是影评人和电影编排。他是林肯中心电影协会联合编排导演,以及《Film Comment》和其它一些杂志的定期撰稿人。

 

 

戛纳电影节感谢记者们的自由稿件,


 

 

 

分享文章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