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 | 更新 : 13.02.18 . 09:38

日本电影与戛纳电影节

作者:NAKAGAWA YOKICHI *

 

1897年,卢米埃尔兄弟的电影机传入日本,开启了日本电影史。该国引进的第一台摄影机是高蒙电影机,用于多次拍摄新桥传统餐馆里摩登的艺伎,观众好评如潮。
由这些艺伎图像剪辑成的电影被视为第一部在日本业余拍摄的电影。而第一部公认的日本制作电影则由摄影师柴田常吉(Shibata Tsunekichi 1899年拍摄。内容为纯戏剧化地演绎歌舞伎短剧《赏红叶》(Momijigari。随着器材的引进,法国从此开始影响日本电影。  

 

 

《疯狂的一页》, Kinugasa Teinosuke导演, 1926

 

起初,日本电影的主流是时代剧,即武侠剧。之后不久即出现了现代剧。日本电影史公认的时代剧的代表作是《忠次旅行记》三部曲(Chūji tabi nikki1927年由伊藤大辅Itō Daisuke导演),而现代剧的代表作则为《疯狂的一页》(Kurutta Ippeiji1926年由衣笠贞之助Kinugasa Teinosuke导演)。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天才导演山中贞雄(Yamanaka Sadao)登上了日本电影舞台。不幸的是,他后来被征调到中国北方,并在29岁盛年病死。他只有3部电影历经战火流传下来:《丹下左膳余话·百万两之壶》(Hyakuman ryō no tsubo1935年)、《河内山宗俊》(Kōchiyama Sōshun1936年)和遗作《人情纸风船》(Ninjo kamifusen1937年)。山中贞雄的作品极其珍贵,因为它们极好呈现了二战前日本电影的水平

 


《河内山宗俊》,山中贞雄导演



1945815日,日本战败投降。疲惫贫困的日本人民生活举步维艰。但极度渴望娱乐的民众涌向电影院。大量西方电影得以播映,特别是法国电影以其艺术质量征服了广大观众。
 

《东京物语》,小津安二郎导演
 

 

 《雨月物语》,沟口健二导演

 


五十年代,日本电影进入了黄金时期。尤其是在五十年代最初五年,大量的电影作品写入史册,其中包括衣笠贞之助(Kinugasa Teinosuke)、小津安二郎(Ozu Yasujirō)、黑泽明(Kurosawa Akira)、沟口健二(Mizoguchi Kenji)、木下惠介(Kinoshita Keisuke)和成濑巳喜男(Naruse Mikio)等人的作品。五十年代的伟大导演新藤兼人(Shindō Kaneto)如今已有98岁高龄了,刚于201010月完成了他的反战主题新作《一张明信片》(Ichimai no hagaki)。

 

今村昌平,1987年 新藤兼人 大岛渚, 1986年



1953年日本放送协会NHK播放第一批电视节目,电影的卖座率减少了。六十年代初,新一代导演初露峥嵘,对当时的日本电影发展状况并不满意。他们掀起了所谓的松竹新浪潮运动(得名于日本电影制作公司松竹株式会社)。大岛渚(Ōshima Nagisa )的《青春残酷物语》(Seishun zankoku monogatari1960年)折射出真正的社会现象。更是多亏了大岛渚,日本得以同戛纳电影节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当然少不了另两人的功劳,那就是两次荣获金棕榈奖的今村昌平(Imamura Shōhei)和1980年凭借《影武者》(Kagemusha获得金棕榈奖的黑泽明

 

 《影武者》,黑泽明导演

 

 

 

我和戛纳电影节
北野武(
Kitano Takeshi)的感想

 


对我影响最深远的一次戛纳电影节,莫过于1999年第52届,也就是《菊次郎的夏天》(Kikujirō no natsu成为官方竞赛影片的那次。观众那如潮不断的掌声和官方放映结束后的喝彩声,我至今记忆犹新。直到今天,这些掌声在我的记忆里,仍然是无与伦 比的体验,一次真正的暴风骤雨。在戛纳电影节官方放映期间,导演们最大的忧虑之一就是观众起身离座时座椅发出的声响。从心理上来说,这一声响就如同向我们 这些囚犯宣判死刑。在放映全过程中,我们的视线固定在屏幕上,而双耳却像深海声纳一样警醒。在《菊次郎的夏天》播映时,这一紧张感仅仅停留在悬念层面上。 只有在片末字幕出现时,我才猛地意识到我未曾听过任何座椅的声响。观众开始鼓掌和喝彩。这一宝贵体验激励了我,我今天才得以继续拍摄电影。电影节帮助作者 成长……

 

 

 《菊次郎的夏天》片段

 

我在戛纳电影节的另一次宝贵体验,是2007年第60届盛会,我参与拍摄了短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影》(Chacun son Cinéma 。这次,我得以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天才导演。能够有机会参加这一拍摄使我倍感荣幸,但最难忘的时刻却是开幕式彩排那一刻,即使在我发言时,我仍然能看到面前所有这些大师的身影。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我至今仍想着,我那时该把这一幕拍摄下来同观众分享

 

 


北野武《美好的一天》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影》

 

 

北野武

 


 

 

 


 

日本在戛纳


 

日本电影不断焕发青春,这一点在北野武(Kitano Takeshi)的作品中淋漓尽现。继他之后,迈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戛纳电影节吸引了愈来愈多的年轻日本导演,这些艺术和实验作品比较倾向于在国外而不是日本本国获奖。由此在戛纳电影节出现了导演是枝裕和(Kore-eda Hirokazu)和何濑直美(Kawase Naomi)的身影。当然也不能忘记在戛纳名气大过日本的小林正广(Kobayashi Masahiro),2005年他的作品《痛击》(Bashingu入选竞赛单元影片。

 

 

2005年大冢宁宁、小林郑广及占部房子携《痛击》在戛纳

 



由于极少有西方作品在日本发行,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作品在日本不够出名。20106月上映的电影《课堂之内》(Entre les Murs)、《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Oncle Boonmee)、《白丝带》Le Ruban blanc2009年金棕榈奖)、《人与神》(Des Hommes et des Dieux2010年评委会大奖), 日本买得了《原样复制》(Copie conforme)的放映权,而电影《诗》(Poetry)却还在审查中。在这个并非艺术和实验电影乐土的国度,参加过戛纳电影节的影片需等待1218个月方得在日本上映。


面临多种问题的电影市场

日本电影的情况相当特殊。在日本,并没有等同于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的公共机构,文化政策管理存在某种程度的滞后。

2004年,CNC和日本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仅制订了某些要点,规定了必须共同努力的方向。

今天,困扰日本电影市场的一大问题是缺乏一个公立电影学校。此外,日本电影导演不享有任何版权,因为从二战前至今版权均归属于电影制作公司所有。电影的合法出品机制也同样不完善。至于艺术和实验电影方面,也存在着明显的不足。


日本电影的现状

在日本,电影是二战前至今的第一大娱乐活动,在1945年和1958年间达到了顶峰,观众人数达11亿2千万人次。之后,随着电视的兴起,电影观众人数大幅减少。最近的统计资料显示,年观众人数仅为1.622亿人次。日本人每年平均去电影院1.3次,不及法国人或韩国人看电影次数的三分之一。2010年日本电影界年收入约为2200亿日元(约合24.2亿欧元),这个数字仅在美国之后,所以日本可以算是电影大国。

这个矛盾的现状首先归咎于电影票的价格:在东京甚至大阪,电影票全价可高达1800日元,学生价为1500日元,60岁以上老人特价则为1000日元。这一价格在经济上抵消了影院低卖座率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法国,平均电影票价格为6.14欧元,在韩国为5.1欧元,美国为7.5欧元,而日本则高达1217日元(约合11.06日元)。我们因此可以认为,日本电影业是由高昂的票价支撑起来的。

 

 


尊重电影
役所广司(YAKUSHO KOJI)的感想



我觉得,前来戛纳电影节观摩的观众,对电影拥有真正的热爱,在戛纳,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有如此众多的电影爱好者。我明显感觉到,整个电影节高度尊崇今村昌平先生(Imamura Shōhei)。在日本,我从未感受过这种对演员和导演的尊重。

由于紧张,我不太记得是如何踏上台阶的。当然,我还保有一些记忆片段,但可惜的是,由于今村昌平先生行动不便,我们并没有一起登台。我还记得,在我踏上台阶、注视着电影宫的入口时,我很惊讶地看到他在主席基尔·雅各布(Gilles Jacob)的陪同下、拄着拐杖出现。让我感动的是,一部在日本佐原(Sawara)这样的小城拍摄的影片,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国际性电影节的豪华大厅内。当我听到电影《鳗鱼》L’Anguille的原声预告片时,我的感受已超过了欣喜。我的心开始激烈跳动。

 《鳗鱼》今村昌平导演

 

举行颁奖仪式时,今村昌平先生已返回日本,我在共同获得金棕榈奖的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陪同下登上了颁奖台 :我俩的这张合影现在挂在我的住所内。颁奖的那一天,我完全乱了手脚。在制片商召唤我之前,我原本打算漫步巴黎城,在那住上一晚,然后回国。踏上领奖台时,基尔·雅各布悄悄对我说:“我希望您不会失望。”直到那时,我仍然不相信会获得金棕榈奖。凯瑟琳·德纳芙为我颁奖。

 

 


役所广司、凯瑟琳·德纳芙、阿巴斯·基阿罗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

 

在日本这样的远东小岛上拍摄的这样一部影片会获得如此多的欧洲观众的青睐,我深为感动,我在掌声中全身心地感受到他们对这部影片的深切敬意。让我觉得,这部影片的导演是位大明星。
在此之前,我并未拍摄多少影片,是戛纳电影节激励我下定决心全身心地投入电影事业。

 

 


* Nakagawa Yokichi 是影评家兼电影史学家

 

戛纳电影节感谢本文作者的无私参与。

分享文章
.

.

.